凌宇书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书法 国画 律诗
查看: 54|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高词讲义:四叠词 ,介绍词牌《莺啼序》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6-8 08:09:1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高词讲义:四叠词 ,介绍词牌《莺啼序》
四叠词
一,什么是四叠词牌?
所谓四叠词牌就是一首词分了四个段落来填。最有代表性的词牌就是莺啼序。另外还有《胜州令》等。
二,介绍词牌《莺啼序》
(一)词牌名介绍:
《莺啼序》,词牌名,又名《丰乐楼》。见《梦窗乙稿》此调传为最长词牌,始见吴文英《梦窗词集》及赵闻礼《阳春白雪》所载徐鼎之词,入何宫调,无考。二百四十字,《词谱》以吴文英《莺啼序·残寒正欺病酒》词为正体。第一段八句四十九字,四仄韵,第二段十句五十一字,四仄韵第三段十四句七十一字,四仄韵,第四段十四句六十九字,五仄韵。第一段第二句是上一、下四句式,诸领格字宜用去声。
(二)词牌格律
1,正格:
莺啼序 四段二百四十字,第一段八句四仄韵,第二段十句四仄韵,第三段十四句四仄韵,第四段十四句五仄韵 吴文英
(一叠)
残寒正欺病酒 掩沈香绣户 燕来晚 飞入西城 似说春事迟暮 画船载 清明过却 晴烟冉冉吴宫树 念羁情游荡 随风化为轻絮 
平平仄平仄仄句仄平平中仄韵中中仄读中仄平平句仄中中仄平仄韵中中仄读平平仄仄句平平仄仄平平仄韵仄中平中仄句中平中中平仄韵

(二叠)
十载西湖 傍柳系马 趁娇尘软露 溯红渐 招入仙溪 锦儿偷寄幽素 倚银屏 春宽梦窄 断红湿 歌纨金缕 暝堤空 轻把斜阳 总还鸥鹭 
中仄平平句中中中仄句仄中平中仄韵中中仄读中仄平平句中平平中中仄韵仄平平读中平仄仄句中中仄读中平平仄韵仄中平句中仄中平句中平平仄韵

(三叠)
幽兰旋老 杜若还生 水乡尚寄旅 别后访 六桥无信 事往花萎 瘗玉埋香 几番风雨 长波妒盼 遥山羞黛 渔灯分影春江宿 记当时 短楫桃根渡 青楼仿佛 临分败壁题诗 泪墨惨澹尘土 
中平中仄句中仄中平句中中中中仄韵中仄仄读中中中仄句中仄中中句仄仄平平句仄中中仄韵中平中仄句平平中仄句中平中仄平平仄句仄中平读中仄中平仄韵平平仄仄句中中中仄平平句中中中中平仄韵

(四叠)
危亭望极 草色天涯 叹鬓侵半苎 暗点检 离痕欢唾 尚染鲛绡 亸凤迷归 破鸾慵舞 殷勤待写 书中长恨 蓝霞辽海沈过雁 漫相思 弹入哀筝柱 伤心千里江南 怨曲重招 断魂在否 
中平中仄句中仄平平句仄仄平中仄韵仄中仄读中平中仄韵仄仄平平句中仄平中句中中中仄韵平平仄仄句平平平仄句中平中仄中中仄句仄平平读中仄平平仄韵中平中仄平平句中仄平平句仄平中仄韵

说明:此调以此词为正体,吴文英三首皆然,其馀因调长韵杂,每参错不合,今分各体,类列于后。 按吴词别首第二段第四句“面屏障、一一莺花”,上“一”字仄声。第三段第四句“翁笑起、离席而语”,“席”字仄声,第五句“敢诧京兆”,“兆”字仄声。第四段第六句“永昼低睡”,“睡”字仄声。第七句“绣帘十二”,“十”字仄声。馀参后诸词。
词牌符号含义如下:
平:填平声字;仄:填仄声字(上、去或入声);中:可平可仄。逗号“,”和句号“。”:表示句;顿号“、”:表示逗。粗体字:表示平声或仄声韵脚字,或可押可不押的韵脚。下划线:领格字。『』:例作对偶;〖〗:例作叠韵。

2,又一体

四段二百四十字,第一段八句五仄韵,第二段十三句四仄韵,第三段十五句四仄韵,第四段十五句六仄韵 吴文英
(一叠)
横塘棹穿艳锦 引鸳鸯弄水 断霞晚 笑折花归 绀纱低护灯蕊 润玉瘦冰轻倦浴 斜拖凤股盘云坠 听银床声细 梧桐渐觉凉思 
平平仄平仄仄句仄平平仄仄韵仄平仄读仄仄平平句仄平平仄平仄韵仄仄仄平平仄仄句平平仄仄平平仄韵仄平平平仄韵平平仄仄平仄韵
(二叠)
窗隙流光 过如迅羽 愬空梁燕子 误惊起 风竹敲门 故人还又不至 记琅玕 新诗细掐 早陈迹 香痕纤指 怕因循 罗扇恩疏 又生秋意 
平仄平平句仄平仄仄句仄平平仄仄韵仄平仄句平仄平平句仄平平仄仄仄韵仄平平句平平仄仄句仄平仄句平平平仄韵仄平平句平仄平平句仄平平仄韵
(三叠)
西湖旧日 画舸频移 叹几萦梦寐 霞佩冷 叠澜不定 麝霭飞雨 乍湿鲛绡 暗盛红泪 练单夜共 波心宿处 琼箫吹月霓裳舞 向明朝 未觉花容悴 嫣香易落 回头澹碧销烟 镜空画罗屏里 
平平仄仄句仄仄平平句仄仄平仄仄韵平仄仄句仄平仄仄句仄仄平仄句仄仄平平句仄平平仄韵仄平仄仄句平平仄仄句平平平仄平平仄句仄平平读仄仄平平仄韵平平仄仄句平平仄仄平平句仄平仄平平仄韵
(四叠)
残蝉度曲 唱彻西园 也感红怨翠 念省惯吴宫幽憩 暗柳追凉 晓岸参斜 露零鸥起 丝萦寸藕 留连欢事 桃笙频展湘浪影 有昭华 秾李冰相倚 如今鬓点凄霜 半箧秋词 恨盈蠹纸 
平平仄仄句仄仄平平句仄仄平仄仄韵仄仄仄平平平仄韵仄仄平平句仄仄平平句仄平平仄韵平平仄仄句平平平仄韵平平平仄平仄仄句仄平平句平仄平平仄韵平平仄仄平平句仄仄平平句仄平仄仄韵
此即前词体,惟第一段第八句“细”字用韵,第四段第九句“事”字用韵,与前词异。 按此词起韵用纸、尾、寘、未,无通语、麌者。或疑第三段第九句“处”字是韵,则第二段之“羽”字、第三段之“雨”字、“舞”字皆可作韵矣。一调增入四韵,恐未然也。

3,又一体
四段二百四十字,第一段八句五仄韵,第二段十句四仄韵,第三段十四句四仄韵,第四段十四句五仄韵 黄公绍
(一叠)
银云卷晴缥缈 卧长龙一带 柳丝蘸 几簇柔烟 两市帘栋如画 芳草岸 湾环半玉 鳞鳞曲港双流会 看碧天连水 翻成箭样风快 
平平仄平仄仄句仄平平仄仄韵仄平仄读仄仄平平句仄仄平仄平仄韵平仄仄读平平仄仄句平平仄仄平平仄韵仄仄平平仄韵平平仄仄平仄韵
(二叠)  
白露横江 一苇万顷 问灵槎何在 空翠湿 衣不胜寒 日华金掌沆瀣 甃花平 绿纹衬步 琼田涌出神仙界 黛眉修 依约雾鬟 在秋波外 
仄仄平平句仄仄仄仄句仄平平平仄韵平仄仄读平仄平平句仄平平仄仄仄韵仄平平读仄平仄仄句平平仄仄平平仄韵仄平平句平仄仄平句仄平平仄韵
(三叠)  
阁嘘青蜃 檐啄彩虹 飞盖蹴鳌背 灯火暮 相轮倒景 偷睇别浦 片片归帆 远自天际 舞蛟幽壑 栖鸦古木 有人剪取松江水 忆细鳞巨口鱼堪脍 波涵笠泽 时见静影浮光 霁阴万貌千态 
仄平平仄句平仄仄平句平仄仄平仄韵平仄仄读仄平仄仄句平仄仄仄句仄仄平平句仄仄平仄韵仄平平仄句平平仄仄句仄平仄仄平平仄句仄仄平仄仄平平仄韵平平仄仄句平仄仄仄平平句仄平仄仄平仄韵
(四叠)
蒹葭深处 应有闲鸥 寄语休见怪 倩洗却 香红尘面 买个扁舟 身世飘萍 名利微芥 阑干拍遍 除东曹掾 与天随子是我辈 尽胸中 着得乾坤大 亭前无限惊涛 总把遥岑 月明满载 
平平平仄句平仄平平句仄仄平仄仄韵仄仄仄读平平平仄句仄仄平平句平仄平平句平仄平仄韵平平仄仄句平平平仄句仄平平仄仄仄仄韵仄平平读仄仄平平仄韵平平平仄平平句仄仄平平句仄平仄仄韵
此亦吴词体,但第四段第四句,吴词二首俱用韵,此词不用韵。第十句,吴词二首俱不用韵,此词用韵异。 按此词两用“水”字于断句处,第一段第七句,吴词一首用韵,一首不用韵。第三段第十句,吴词二首俱不用韵,则知前“水”字犹可作韵,后“水”字不可作韵也。

4,又一体
四段二百四十字,第一段八句四仄韵,第二段九句四仄韵,第三段、第四段各十四句四仄韵 赵文
(一叠)  
初荷一番濯雨 锦云红尚卷 隘华屋 赋客吟仙 候望南极天远 还报道 飘然紫气 山奇水胜都行遍 却归来领客 水晶庭院开宴 
平平仄平仄仄句仄平平仄仄韵仄平仄读仄仄平平句仄仄平仄平仄韵平仄仄读平平仄仄句平平仄仄平平仄韵仄平平仄仄句仄平平仄平仄韵
(二叠) 
窗户青红 正似京洛 按笙歌一片 似别有 金屋佳人 桃根桃叶清婉 倚薰风 虬须正绿 人似玉 手挼纨扇 算风流 只有蓬瀛 画图曾见 
平仄平平句仄仄平仄句仄平平仄仄韵仄仄仄读平仄平平句平平平仄平仄韵仄平平读平平仄仄句平仄仄读仄平平仄韵仄平平读仄仄平平句仄平平仄韵
(三叠) 
谁知老子 正自萧然 于此兴颇浅 只拟问 金砂玉蕊 兔髓乌肝 偃月炉中 七还九转 今来古往 悠悠史传 神仙本是英雄做 笑英雄 到此多留恋 看着破晓耕龙 跨海骑鲸 千年依旧丹脸 
平平仄仄句仄仄平平句平仄仄仄仄韵仄仄仄读平平仄仄句仄仄平平句仄仄平平句仄平仄仄韵平平仄仄句平平仄仄句平平仄仄平平仄句仄平平读仄仄平平仄韵平仄仄仄平平句仄仄平平句平平平仄平仄韵
(四叠)  
便教乞与 万里封侯 奈朔风如箭 又何似 六山一任 种竹栽花 棋局思量 墨池挥染 天还记得 生贤初意 乾坤正要人撑住 便公能安稳天宁肯 待看佐汉功成 伴赤松游 恁时未晚 
仄平仄仄句仄仄平平句仄仄平平仄韵仄平仄读仄平仄仄句仄仄平平句平仄平平句仄平平仄韵平平仄仄句平平平仄句平平仄仄平平仄句仄平平平仄平平仄韵仄平仄仄平平句仄仄平平句仄平仄仄韵
此亦吴词体,惟第三段第十二句六字、第十三句四字,句法异。 第四段第十一句“肯”字系古韵。

5,又一体
四段二百三十六字,第一、第二段各九句四仄韵,第三段十三句五仄韵,第四段十四句七仄韵 汪元量
(一叠)  
金陵故都最好 有朱楼迢递 嗟倦客又此凭高 槛外已少佳致 更落尽梨花 飞尽杨花 春也成憔悴 问青山 三国英雄 六朝奇伟 
平平仄平仄仄句仄平平平仄韵平仄仄仄仄平平句仄仄仄仄平仄韵仄仄仄平平句平仄平平句平仄平平仄韵仄平平读平仄平平句仄平平仄韵
(二叠) 
麦甸葵丘 荒台败垒 鹿豕衔枯荠 正潮打孤城 寂寞斜阳影里 听楼头 哀笳怨角 未把酒 愁心先醉 渐夜深 月满秦淮 烟笼寒水 
仄仄平平句平平仄仄句仄仄平平仄韵仄平仄平平句仄仄平平仄仄韵仄平平读平平仄仄句仄仄仄读平平平仄韵仄仄平读仄仄平平句平平平仄韵
(三叠) 
凄凄惨惨 冷冷清清 灯火渡头市 慨商女 不知兴废 隔江犹唱庭花 馀音亹亹 伤心千古 泪痕如洗 乌衣巷口青芜路 认依稀 王谢旧邻里 临春结绮 可怜红粉成灰 萧索白杨风起 
平平仄仄句仄仄平平句平仄仄平仄韵仄平仄读仄平平仄句仄平平仄平平句平平仄仄韵平平平仄句仄平平仄韵平平仄仄平平仄句仄平平读平仄仄平仄韵平平仄仄句仄平平仄平平句平仄仄平平仄韵
(四叠) 
因思畴昔 铁索千寻 漫沈江底 挥羽扇 障西尘 便好角巾私第 清谈到底成何事 回首新亭 风景今如此 楚囚对泣何时已 叹人间今古真儿戏 东风岁岁还来 吹入钟山 几重苍翠 
平平平仄句仄仄平平句仄平平仄韵平仄仄句仄平平句仄仄仄平平仄韵平平仄仄平平仄韵平仄平平句平仄平平仄韵仄平仄仄平平仄韵仄平平平仄平平仄韵平平仄仄平平句平仄平平句仄平平仄韵
此词较吴词减四字,句法亦多与诸家不同,在此调最为变格。


(三)例词赏析:

例词1:
莺啼序·春晚感怀
宋代:吴文英
  残寒正欺病酒,掩沉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淡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译文如下:
第一段:
? ?暮春的残寒,仿佛在欺凌我喝多了酒,浑身发冷而难受,我燃起沉香炉,紧紧地掩闭了沉香木的华丽的窗户。迟来的燕子飞进西城,似乎在诉说着春天的风光已衰暮。画船载着酒客游客玩西湖,清明佳节的繁华就这样过去了,看着暗烟缭绕着吴国宫殿中的树木,我的心中有千万缕羁思旅情,恰似随风游荡,化作了柳絮轻扬飘浮。
? ? 我曾经有十年的生活在西湖,依傍着柳树系上我的马匹,追随着芳尘香雾。
沿着红花烂漫的堤岸,我渐渐进入仙境般的去处。你叫侍儿偷偷送来情书,把一怀芳心暗暗倾诉。在温馨幽密的银屏深处,有过多少快乐和欢娱,可惜春长梦短,欢乐的时光何其短促。你掺着红粉的眼泪,沾湿了歌扇和金钱刺绣的衣服。西湖的湖堤昏瞑空寂,夕阳中的西湖美景,全都让给了那些鸥鹭。
第三段:
? ? 幽兰转眼间就已经老去了,新生的杜若散发着香气。我在这异地的水乡漂泊羁旅。分别后我也曾访过六桥故地,却再也得不到关于佳人的任何信息。往事如烟,春花枯萎,无情的风风雨雨,埋葬香花和美玉。你生得是那样的美丽,清澈透明的水波,却要把你的明眸妒忌,那苍翠葱茏的远山,见到你那弯弯的秀眉也要含羞躲避。江面上倒映着点点渔灯,我与你在画船中双栖双宿。当年在渡口送别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你住过的妆楼依然如往昔,分手时我曾在败壁题写诗句,和着泪水的墨痕已经蒙上了灰尘,字迹也已经变得惨淡而又模糊。
第四段:
登上高高的亭楼我凝神骋目,只见一璧芳草延到天边处,叹息自己那一半已经雪白如苎的鬓发。我默默地翻检着旧日的物品。你留下的丝帕上,还带着离别时的泪痕和香唾,那是以往悲欢离合的记录。我就像垂下翅膀的孤凤忘记了归路,像孤苦无依的孤鸾懒得飞翔起舞一样。我要把满心的悲伤痛恨写成长长的情书,但见蓝天大海上沉没鸿雁的身影,有谁来为我传达相思的情愫。只能把相思之苦寄托在哀筝的弦柱,独自弹出满心的愁苦。千里的江南处处令我伤心,你的灵魂是否就近在眼前呢,你可以听见了我哀怨的词章如泣如诉?
注释:
病酒:饮酒过量而不适。
吴宫:临安旧属吴地,泛指南宋宫苑。
羁情:指情思随风游荡。
娇尘软雾:这里形容西湖热闹情景。
入仙溪:用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遇仙女的故事。这里指女子所住的地方。

赏析:
? ?本词是春晚感怀伤离悼亡之作。一共四片240字,是最长的词调。一篇小赋大约在300字左右,这个词牌的词可以说算得上是一篇赋的篇幅了。
本词抒写春晚感怀,融伤春、怀旧、悼亡于一体,情感真挚深切。
第一片以写景起兴,写暮春景色,引出羁旅之感和忆旧友之情。
第二片叙述当年和情人游西湖的艳遇欢情。
第三片写重游湖上而物是人非,可惜往事只可成追忆。
第四片结束全篇,写相思之苦,伤春叹老,抒发寻死者的无限哀悼。
本词描写哀春伤别而饱含悼亡之意。所悼者当然是作者杭州之爱妾。
第一片以景导入,描绘了如画般的风景,暗暗比喻了伤春怨别之情。“念羁情”三句是启下,暗转到下片对往事的回忆。
第二片追溯到以前的情事,描写了情人初遇时的情景。极力描绘当年与恋人一见钟情,幽会约会爱的风情。“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三句极其含蓄温婉,带有很强的暗示性。锦儿传书,恋人相约留宿在寻香暖玉,当然没有心思去观赏斜阳映照的美景了。故曰“总还鸥鹭”,情景交融,可谓生花妙笔。
第三片描述别后种种情事,流光飞逝,物是人非,自身羁旅,伊人已逝,空见壁间题,睹物感怆。侧重于悼亡。
第四片总束全篇,极力描写了相思之苦与悼亡之情。全篇情深意挚,字凝语练,结构缜密大开大阖。层次分明,是吴文英的代表作之一。陈廷焯赞本词曰:“全章精粹,空绝千古”(《白雨斋词话》)。
这是吴文英为悼念亡妾而做的一首词,尽管后世学者对其创作背景及主旨多有争议,但词中所彰显的怀悼之意是显而易见的。这首词在《宋六十名家词》中又题作 ‘春晚感怀’、‘感怀’,实际就是怀旧与悼亡之意。据夏承焘《吴梦窗系年》:“梦窗在苏州曾纳一妾,后遭遣去。在杭州亦纳一妾,后则亡殁。”“集中怀人诸 作,其时夏秋,其地苏州者,殆皆忆苏州遣妾;其时春,其地杭州者,则悼杭州亡妾。”
《莺啼序》就是悼念亡妾诸作中篇幅最长、最完整、最能反映与亡妾爱情关 系的一篇力作,眼前景——过去情景——别后情景——思念感伤,全词脉络非常清晰。它不仅形象地反映出与亡妾邂逅相遇及生离死别,而且字里行间还透露出这一爱情悲剧是由于某种社会原因酿成的。它感情真挚,笔触细腻,寄慨遥 深,非寻常悼亡诗词之可比。


例词2:还是吴文英的
《莺啼序?荷和赵修全韵》
横塘棹穿艳锦,引鸳鸯弄水。断霞晚、笑折花归,绀纱低护灯蕊。
润玉瘦、冰轻倦浴,斜拖凤股盘云坠。听银床声细。梧桐渐搅凉思。
窗隙流光,冉冉迅羽,诉空梁燕子。误惊起、风竹敲门,故人还又不至。
记琅玕、新诗细掐,早陈迹、香痕纤指。怕因循,罗扇恩疏,又生秋意。
西湖旧日,画舸频移,叹几萦梦寐。霞佩冷,叠澜不定,麝霭飞雨,乍湿鲛绡,暗盛红泪。綀单夜共,波心宿处,琼箫吹月霓裳舞,向明朝、未觉花容悴。嫣香易落,回头澹碧销烟,镜空画罗屏里。
残蝉度曲,唱彻西园,也感红怨翠。念省惯、吴宫幽憩。暗柳追凉,晓岸参斜,露零沤起。丝萦寸藕,留连欢事。桃笙平展湘浪影,有昭华、秾李冰相倚。如今鬓点凄霜,半箧秋词,恨盈蠹纸。

赏析:
这是吴文英晚年所作的一首恋情词。词中借咏荷而抒发了一生的恋爱悲剧,也饱含了对造成这种悲剧的封建礼权和封建制度的反感。
此词是一首带有明显的主观抒情特点的咏物词。
全词共分四叠, 当然《莺啼序》本身就是四叠词
  第一叠将出水芙蓉的美艳与抒情对象巧妙地结合起来,生动细致地刻画了所恋女性的优美形象。“横塘”在苏州盘门之南十余里。吴文英曾在此寓居,这里以倒叙方法,叙写当年的一个片断。他们在湖中乘舟穿过荷丛,观赏、戏弄着湖里的鸳鸯。她在晚霞中“笑折花归”,“花”指荷花。“绀纱低护”指红黑色的纱帐遮掩了灯光,室内的光线暗淡而柔和。“润玉瘦,冰轻倦浴,斜拖凤股盘云附”,形象地刻画出有似出水芙蓉的女性形态之美。“润玉”喻人:“瘦”是宋人以纤细为美的美感经验:“冰”指的应是冰肌玉骨。“凤股”为妇女首饰,即凤钗:“盘云”是说妇女发髻,盘绾犹如乌云。“银床”为井栏,庭园中井畔常栽梧桐,所以诗词中“井梧”、“井桐”之类更颇多见。桐叶飘坠的微细声响引起了他心中秋凉将至的感觉。
  第二叠写作者所处的现实环境。时光飞逝,往事已隔多年。燕子归来,旧巢不存,惟有空梁,比喻心爱的人已经离去。风吹竹响,引起作者的错觉,以为是故人敲门,但很快便意识到,故人再也不会象以往一样叩门而入了。这里借用李益“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竹窗闻风》)诗句。因竹而思及故人,因故人又想起与竹有关的另一件事情:“记琅玕、新诗细掐,早陈迹、香痕纤指。”琅玕,指竹。当年她在嫩竹干上用指甲刻字,香痕犹在,但已成陈迹,睹物思人,旧情不堪追记!“罗扇恩疏”,是她当时的怨语,现在竟成事实,特别感到后悔和自责。由此又引起对于往事的种种回忆。
  当年两人夜泛西湖,“画舸频移”,两人在荡漾的轻波中缓缓地挥动双桨。她感极而泣,“綀单”即单薄的布被。“綀单夜共,波心宿处”,俩人厮守船中,她为自己的知音尽情歌舞。兴奋欢乐,使她容光焕发,毫无倦意。这段描写使人们不由产生关于青春的欢乐、真挚的情感、浪漫的趣味的联想。这时词意忽然逆转,以叹息的语气描摹出西湖情事的悲惨结局:“嫣香易落”。“嫣香”以花代人。“回头”与“几萦梦寐”相照应,合理地插入对这一段艳情的回忆。结尾处痛感往事已烟消云散。这一叠词,有头有尾,在描写中又处处体现物性,予人们以一种朦胧之类。
  西园是吴文英寓居苏州时所住的阊门外西园,在那里他曾多次与所恋的苏州歌妓幽会。所以感伤和怀念的地往往在此。这叠词是作者追叙在西园的又一段艳情。“吴宫”借指苏州某处,或者就是西园。他与苏州的恋人在垂柳掩映,湖岸横斜的“吴宫幽憩”,“晓岸参斜,露零沤起”暗示时间由夜到晓。“桃笙”即凉席。“湘浪影”,是说竹簟花纹就像湘波之影。
  “有昭华秾李冰相倚”,是指与美人同此枕簟。黄山谷有诗云:“秾李四弦风指席,昭华三弄月侵床。我无红袖堪娱夜,政要青奴一味凉。”秾李、昭华,是贵人家两个女妓。这里借指其人的歌妓身份。“丝萦寸藉,留连欢事”,含蓄地表达了夏夜两人之欢。全词以“如今鬓点凄霜,半箧秋词,恨盈蠹纸”为结。词人已是霜鬓了,“凄霜”谓凄苦之情使自己鬓发斑白,表明多年以来饱受旧情折磨。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吴文英仅是一位多愁善感的文人,对于现实无能为力,即使对于自己情事的不幸也无法挽回,因而只能写下恨词来悼念曾爱过的不幸女子。“秋词”意为悲凉之词:“箧”,竹箱,“蠹纸”为虫蠹过的旧纸,言词笺已陈旧。多年积恨,写满蠹纸。由此可见这是作者以一生的两件爱情悲剧写成的血泪词。
  这首经过高度艺术处理的咏物抒情词,内容十分丰富,是吴文英一生情事的总结。作者以曲折变换的词笔表现出来,借以掩饰心中那不愿为人所知的情感秘密。而这种奇幻曲折的笔法,恰好代表了梦窗词的艺术风格,堪称词作中的上品。

例词3:

莺啼序·重过金陵
金陵故都最好,有朱楼迢递。嗟倦客、又此凭高,槛外已少佳致。更落尽梨花,飞尽杨花,春也成憔悴。问青山、三国英雄,六朝奇伟。
? ? 麦甸葵丘,荒台败垒。鹿豕衔枯荠。正朝打孤城,寂寞斜阳影里。听楼头、哀笳怨角,未把酒、愁心先醉。渐夜深,月满秦淮,烟笼寒水。
? ? 凄凄惨惨,冷冷清清,灯火渡头市。慨商女不知兴废。隔江犹唱庭花,余音亹亹。伤心千古,泪痕如洗。乌衣巷口青芜路,认依稀、王谢旧邻里。临春结绮。可怜红粉成灰,萧索白杨风起。
? ? 因思畴昔,铁索千寻,谩沈江底。挥羽扇、障西尘,便好角巾私第。清谈到底成何事。回首新亭,风景今如此。楚囚对泣何时已。叹人间、今古真儿戏。东风岁岁还来,吹入钟山,几重苍翠。
赏析:
《莺啼序》是最长的词调。篇幅长,追于铺叙,是词中大赋。在填写过程中必须注意四片之间的结构安排。汪氏此词,首先凭高所见实景入手,从而引出对三国、六朝的疑问,咏史怀古。
汪元量生于宋末元初,是南宋“遗民”,在其词篇中,怀旧词占有相当大的比重。他善于鼓琴,在进士及第之后,一直供奉于内廷。
  “全词四叠”借用“赋”的笔法依次铺叙开来。“金陵故都最好”这片是总写,点题之后,写出词人心情、时令。起首两句,包含了南朝谢朓的《隋王鼓吹曲。入朝曲》:“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谢朓这首短诗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勾勒了作为帝王之都的金陵城的总貌字句华丽,但很大气。汪元量借它作为点题之用,截取了“迢递朱楼”四个字,令人勾起对谢朓那首诗的联想。金陵古都,金陵故事,全都浮现于词句之中。
  首片引领全文后,转入具体的写景和抒情的描写。这首词写景虚实结合,虚实相应。实景是作者眼前所见,虚景则是心头所想;所见和所想自然结合。而这虚写之景又可分为两种:一是存在但没见的景物,另一种是纯出乎作者想象的景物。“朱楼”、“青山”,那是作者凭高所见的实景。壮丽的实景仍挡不住作者心中瑟瑟的感觉。写景可以抒情,情随景生,作为客体存在的景物常常被染上浓重的主观色彩。同一物事,在不同心境的主体之中的感受往往是截然相反的。
  “麦甸葵丘,荒台败垒,鹿豕衔枯荠”几句,着眼于虚拟的景物。这里值得注意的是,通过景物描写,暗喻世事之更替。另外用典表意。如“麦甸葵丘”、“荒台败垒”皆有典出。刘禹锡《再游玄都观》诗序:“……荡然无复一树,惟兔葵燕麦,动摇于春风耳。”是“麦甸葵丘”之典出。宫殿崔嵬、歌舞升平已不在,如今却只任凭麋鹿野猪去奔走践踏。《史记·淮南王安传》“臣今见麋鹿游姑苏之台也。”伍子胥苦谏吴王而不见纳,愤然自慨。把这两个典故合起来看,作者用意甚明,慨南宋之不奋,抒己之伤悲。
“潮打孤城”、“月满秦淮”古人多咏此意。本词借用其句,抒发己怀。刘禹锡《金陵五题。石头城》讲:“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孤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杜牧《泊秦淮》云:“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借金陵景物,抒发感慨。唐人这些诗歌,已成为经典诗句传唱。正如《金陵五题》的序言里转述白居易所说:“吾知后之诗人,不复措辞矣。”自己也难以独出心裁,别开生面,不如用别人之旧瓶,装自己之新酒,传与后世读者。
汪元量隐括唐人诗句采取的手法是把唐人的句子拆开,但仍保持着前后的呼应,同时又把自己的句子融合进去,根据词调的要求,重新组合。汪元量在隐括、化用前人诗词,重新进行拆改组合的过程中,是煞费苦心的。把前人的句子放得十分妥贴,对于那些完全出于自己手笔的句子,如“未把酒、愁心先醉”、“伤心千古,泪痕如洗”等,也作了周到的安排,熔借来的句子和已句于一炉,且使其错落有致,密合无间。这几个句子直接抒发作者的怀旧情丝,强烈表达作者的主观感情,故而在全词当中位置重要。起到统率全段的作用,从而显示了作者的主导作用和作品的创造性质。

本词抒情手法的运用:
抒发故情旧绪,转入了对历史的评述。“临春结绮”、“红粉成灰”,开始由第三片向第四片过渡。“临春”和“结绮”是金陵宫苑里的两座楼阁的名字,乃为陈后主和他宠爱的张丽华居住之所。刘禹锡《金陵五题》中的《台城》一首曾经咏叹过这两座楼阁:“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强烈谴责这位荒淫之君。汪元量深有同感。白居易《和关盼盼感事》里道:“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汪元量词中写成了“可怜红粉成灰,萧索白杨风起”两句,并暗用曹植《杂诗》“高台多悲风”的句意和禹锡诗表达方式有所不同。抒发了他面对历史陈迹而萌生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复杂感情。

评价:
全词的结尾,又回到金陵景物,并照应篇首的“倦客又此凭高”登高远眺“春风岁岁还来,吹入钟山,几重苍翠。”自然界不因人世之变迁而按照它固有的规律,照常轮换。钟山依旧,只是人事不再。因这种怀旧情结作为全篇的一个总结,应该说是意味极为深长。

注意一下这里所用典故:
“因思畴昔”引领第四片,叙述东吴、东晋的史事。用意非常明显,喻指南宋王朝覆灭的历史悲剧。“千寻铁索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东吴曾以铁索横江,作为防御工事,意为抵挡东晋南下。哪知被晋将王浚烧断,致使天堑无凭,国土沦丧。羽扇障尘、角巾还第、新亭对泣,出自于东晋士族代表人物王导,见于《世说新语》和《晋书。王导传》。
“羽扇障尘”喻指南宋士大夫之不能戮力同心。王导与外戚庚亮共掌东晋大权,势力仲伯之间,一日大风扬尘,王导以扇拂之,说道:“元规(庚亮字)尘污人。”
“角巾还第”喻指南宋士大夫之不能以大事为重,传言庚亮将要带兵到他的治所来,有人便建议他暗中戒备,王导却说:“我与元规虽俱王臣,本怀布衣之好。若其欲来,吾角巾径还乌衣,何所稍严!”(《世说新语。雅量》)角巾是便服,金陵的乌衣巷是王导私人第宅:“角巾私第”意即辞官归家之意。“新亭对泣”,《世说新语。言语》篇记载:“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藉卉饮宴。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皆相视流泪。唯王丞相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
这里当是喻指南宋士大夫对时局危难而束手无策。汪元量有针对性地评述了这几个发生在金陵的历史故事,很有现实意义。当时南宋王朝刚刚覆灭,他所抒发的兴亡感慨也是有针对性的,有现实性的。
“叹人间今古真儿戏”以儿戏喻兴亡,含义很复杂而用语却似乎很轻松,这里面既有作者自己的感慨,也有对历代亡国君臣的遣责,为的是把“人间今古”一笔带过。作者实际上是假借轻松的心境,引出一个沉重的话题。

本节课只作为对四叠词和莺啼序的认识了解,不再布置作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加以练习。


下课!






一介布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凌宇书画 ?

GMT+8, 2019-8-11 19:34 , Processed in 0.128276 second(s), 25 queries .

X3.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