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宇书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书法 国画 律诗
查看: 43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长城赋】(一缕尘烟提供)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7-3 09:18:4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长城赋】
陆参,唐代吴郡人。第进士,贞元中官祠部员外郎,写下了名流千古的《长城赋》。全文慷慨悲壮,气势磅礴,发人深省。尤其前四句,更为千古绝唱,表现出大秦帝国,君灭民绝的悲怆和苍凉,后为杜牧阿房宫赋效仿。使作出千古名句“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
千城绝,长城列。秦民绝,秦君灭。呜呼悲夫!可得而说。原夫恣无道,戮无辜。帝语其关,亡秦者胡。不可知也,疑是匈奴。於是先蒙恬,次扶苏。帅兵伍,役刑徒。千里万里,雨骤而云趋。入胡之乡,却胡之王。北胡之党,削胡之疆。然後自于洮至於辽,江汉汤汤。将池焉而共浚,太山巍巍。将城焉而共高,欲限华夷,决安危。一世万世,有中原而称大帝。想其初也,辟遐荒,穷下土。极九泉而深,望九霄而树。千夫力殚,目不暇睹。有力如虎,亦不暇努。咫尺之间,或什而伍。离娄瞠瞠,亦不暇数。人气氲氲,成一方之云;洒汗潇潇,成半空之雨。驾肩而趋,踵步而履。纷纷嚣嚣,如日中之市。国不得而宁,役不得而停。伊朝继夕,自昏达明。时若炎风炽烈,川原尽竭。枯肌外焚,内火中竭。是民咿咿,忧秦未拔。至若苦雪初霁,阴风雨霜。冻髭折鬓,冰寒夜肠。是民惶惶,忧秦未亡。民之既酷,载僵载仆。饥兮不粟,寒兮不服。病不暇休,虮不暇沐。基人之骸,压人之肉。少者不遑,老者不复。秦民呜呜,向城而哭。边云夜明,列云铧也。白日昼黑,扬尘沙也。筑之登登,约之阁阁。远而听也,如长空散雹,蛰蛰而征,沓沓而营。远而望也,如大江流萍。其呼号也,怒风<勹平>訇。其鞭朴也,血流纵横。地?业业,终朝忽?。星辰悠悠,畏相其接。而况於夷狄,而况於臣妾。其运输也,巷无居人,田无稼民。牛首氵戢氵戢,大车辚辚。轮不暇徙,蹄不暇奔。其伤财也,极民之赋。虐民之赂,糊口而供,赤立而赴。饿殍塞路,亦不我顾。其民呶呶,面天而诉。将以宏其基,恢其堵。尽韩齐之土,固其壁,崇其饰。竭亿兆之力。太华方城,乃一拳之石。既而岌岌峥嵘,向秦而横。如山之成,如云之平。缭绕无际,亘如长鲸。竖亥汲汲,步不可及;掩映天汉,势不可算。邱陵峨峨,不及其半。影人沙碛,势侵西域。残阳不来,未昏而夕。其坚如金,其峻如林。崇高不可以目辨,远大不可以数寻。鸟飞不前,其归翩翩。?不得施,其阴绵绵。风不得驰,其声喧喧。下视关塞,蜗牛蝉联。回顾宫阙,状如微烟。胡人骈连,望之巍然。如登青天,如临深渊。不敢久视,凫趋而旋。嗟乎!城即高大,民惟艰难。闻之者攘臂而切齿,睹之者涕泣而长叹。夫如是,刑不得不暴,政不得不烦。国不得不乱,民不得不残。谓其城可以固宗社,谓其暴可以定人寰。奈何敌不在远,忧不在胡。城未毕也,而秦已无。殊不知弃秦者身,寇秦者臣。丧秦者嗣,敌秦者民。而怒秦者鬼神,此可忧也,而秦弗忧,徒欲竭生民,垒胡尘。万里而涂炭,十年而苦辛。然且丧其民,亡厥身。非城也,去仁义,积土石;非城也,是曰祸之门,是曰灭之根。安得而为防。安得而称长。呜呼!谓险之可恃,城之可保,则右彭蠡,左洞庭。不为尧之征。面伊阙,背羊肠。不为汤之亡。是以处尧之宫,行尧之风。虽无是城也,不可得而乱,不可得而攻。用秦之威,布秦之非。虽有是城也,如藩垣之微,如阃阈之卑。无以防其患,?其师。不然者,秦无得而殃,城无得而荒。本以为御,而反以为亡者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凌宇书画 ?

GMT+8, 2019-10-15 00:01 , Processed in 0.212196 second(s), 24 queries .

X3.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